供暖所长月薪3000财产百万 煤老板锅炉商齐送礼

作者:传奇扑克中文官网 发布时间:2020-07-28 09:33

  昨天,北京检察机关第15个“举报宣传周”正式启动。今年的主题为“完善举报制度,加强举报人保护”。

  而在查办职务犯罪工作中,地处首都北大门的延庆检察院,其成绩位居全市检察机关前列。其查办的大要案比例占职务犯罪案件的85%。

  值此举报宣传周启动之际,延庆检察院于本报独家连载近年来查办的重大职务犯罪案件侦破纪实,开展廉政警示教育,力求从源头上遏制腐败。

  打开北京地图,你会看到在长城以北,有一块三面环山一面临水的区域,构成了首都西北的生态屏障。这就是北京市延庆县。

  延庆县本是一座鲜为人知的小县,人口仅约30万。但近年来,市政建设旋风般洗礼着这里,一座绿色生态的延庆顺势而生。这里虽不及大都市的喧嚣和绚丽,却能感受到安居乐业的生活气息。随处可见的绿地和宽敞整洁的街道,无不诉说着这里的安宁。

  极少有人知道,延庆检察院曾从这场剧变之中,揪出一个包括4名处级和2名科级干部在内的16人贪贿,渎职窝、串案件。

  2009年初夏,一封匿名举报信被转到了延庆检察院反贪局。信中写到——“延庆县市政供暖所所长李华涛收受昌平供煤商张丽贿赂款10万元。”

  巧的是,就在几年前,反贪局就曾查办了当时的供暖所所长。其正是因受贿而落马。

  在延庆,供暖所所长虽只是正科级职位,但因其掌握全县供暖系统的煤炭及配件采购、锅炉维修等权力,极易发生腐败行为。

  而在之前办案时,反贪局的侦查员们就曾与时任供暖所副所长的李华涛有过接触,深知其行事张扬。

  种种迹象判断,李华涛存在职务犯罪问题的可能性较大!延庆检察院反贪局决定展开调查。

  李华涛,时年42岁。1983年9月进入延庆县房管局上班。在这里熬过了22个年头之后,他调至延庆县市政管委供暖所上班。2005年担任供暖所副所长。一年后升任所长,全面主持工作。

  初夏的深夜,整座延庆县县城一片静谧,蛙声在窗外此起彼伏。没有人注意到,位于延庆庆隆街的反贪局办公室彻夜灯火通明。

  很快,各方面的信息汇报,在反贪局办公桌上堆成了厚厚一摞,侦查员将其一一录入电脑,再对其一一筛查。遇到可疑之处,再前往实际发生地调取相关单据。

  延庆检察院反贪局决定兵分多路:侦查员张志超、赵振宇负责谈话和询问;侦查员王明杰、马云龙负责外部调查,两组人马随时联络。

  在兄弟单位的共同努力下,张志超从张丽那里获取重要信息。张丽承认,自己的确给李华涛送过10万元,但坚称这笔钱是用来借给李华涛在昌平购房使用,而非行贿。

  2009年6月17日,刚在延庆县市政管委会开完例会的李华涛,即被叫至市政管委会书记办公室,被在那里等候多时的张志超和赵振宇带回谈话。

  当夜,张志超、赵振宇与李华涛的首度交锋,在延庆检察院反贪局询问室内上演。

  坐在椅子上,李华涛环顾四周,又看看坐在对面的侦查员,埋头不语,只顾来回搓揉自己的双手。

  “李华涛,先说说你的个人情况吧。”阐明相关规定之后,张志超开始问线月参加工作,在延庆县房管局上班2006年10月,担任市政供暖所所长,主持工作至今。”李华涛说着抬起头,目光掠过王明杰和马云龙的眼睛,而后又触电般立即低下头。

  “我老婆失业,每月有失业保证金。我月薪在3000元左右,还有年终奖、过节费、外勤费等。”

  李华涛的紧张仍在持续。尽管当时室内温度只有20多度,但汗珠还是从他的额头鬓角不断冒了出来。这一切,都被侦查员看在眼里。

  “你为什么违规向张丽所在的公司拨付购煤预付款?”张志超绕开最敏感的受贿问题,摆出一副已知晓一切的姿态。

  “如果我们不掌握充分证据,不会找你。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应该清楚。”张志超接着说。

  墙上的电子表上的时间不断跳动,李华涛依然低头不语。深夜11时,谈话室里,静得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

  几分钟后,李华涛终于抬起头:“2008年6月,市政供暖所急需储煤一万吨,当时有两家供煤商愿意送煤,张丽就是其中一家。当时为了紧急储煤,我给张丽拨付了预付款。”

  “我和张丽关系很好,后来她提出在昌平买一套房,又在购房合同上写上了我的名字。后来她给了我一个装着20万元的包让我保管。过了两三天,她又来拿走了10万元。剩下这10万元,是她借给我的。”李华涛断断续续说出了事情的大体经过,但对于自己在昌平购房房款的来源,却支支吾吾说不清楚。

  2009年6月18日,以涉嫌受贿罪对李华涛立案侦查,并异地刑事拘留羁押,以防外界干扰办案。

  立案后,即可对李华涛及其家人财产展开搜查。李华涛家人的银行账户,其本人的住所、供暖所办公室及宿舍,都成了调查重点。

  考虑到延庆相对封闭,人际关系网络错综复杂,侦查员带着相关查询手续,直奔北京市区,辗转于20多家商业银行的北京分行,查询李华涛及其家人名下存款状况。

  调查很快有了突破。在李华涛单位的宿舍,王明杰找到一大一小两套房屋的房产证。而这两套位于延庆的房产,均落在李华涛上高三的儿子名下。银行方面也证实,李母名下曾拥有高达百万的存款和基金账户。如今,巨额存款却不知去向。

  月薪仅3000余元的李华涛,怎会有如此多的财产?2009年6月21日,在看守所内,张志超和赵振宇讯问李华涛。

  沉默半晌,李华涛终于开口了:“昌平有个叫张华的供煤商,曾给过我10万元。”

  消息传给了外调组,王明杰紧急奔赴昌平,与兄弟单位一起对张华展开谈话。但张华却始终坚称未给李送过钱。因未掌握其他证据,对这条线索的侦查只能告一段落。

  所有侦查员都清楚,必须在李华涛刑拘后7日内补充到新的证据。否则,仅凭李华涛收张丽“借款”这一条证据,认定其受贿罪会存在证据上的争议。由于受贿罪的立案标准为受贿5000元,只要侦查员补充到任何李华涛收受他人5000元或更多财物的证据,即可对其提请批捕。

  整个反贪局都行动了起来。正当王明杰和马云龙一筹莫展的时候,讯问组又传来消息。有个叫谢京南的福建商人,曾给李华涛转账6.6万元。

  王明杰、马云龙为之一振,很快获取了谢京南的银行账号。交易记录显示,谢京南的确给李华涛转过钱。

  转账书证已在手,只要找到谢京南获取口供,即可夯实李华涛受贿的证据链。可当王明杰前往寻找谢京南时,却发现其手机停机并不知去向,就连在北京经营了十多年的生意也放弃了。

  重压之下,审讯组侦查员连夜突击讯问,外调组随时待命。连续高强度的工作,让整个反贪局的侦查员们疲惫不堪。

  深夜,时任反贪局侦查处处长的陈志斌的办公室彻夜亮着灯。他坐在沙发上,一手握着电话,一手一根又一根地抽着烟。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已塞满了烟头。他不断接听着各路汇报,偶尔突然想起什么,又打电话给前方的侦查员,提醒他们讯问的重点和技巧。

  天亮后,陈志斌的电话再次响了,是赵振宇打来的。他按下接听键,终于听到了期待已久的消息——“陈处,据可靠消息,有个叫王乃风(音)的供煤商曾给李华涛送过一张银行卡。王乃风在张家口阳原县做煤炭生意,但我们目前只有王乃风的手机号,其他一概不知。”

  因不确定王乃风姓名的确切写法,更不知其相貌,王明杰和马云龙并没有贸然前往阳原县。考虑到其人脉较广,而以朋友的口吻拨通了王乃风的电话——“喂,在哪呢老王,忙什么呢?”

  事不宜迟,王明杰、马云龙迅速出门上车,赶赴位于延庆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蹲守。

  上午9时刚过,交警队大门外走来一个身高约1.7米、皮肤白皙体形胖硕的中年男子,手里拎着一个皮包。他径直走到交警队的办事大厅,要了一张交罚款的单据,埋头填写起来。

  这个人引起了王明杰他们的注意。马云龙佯装路过走上近前,一眼看见男子在罚单上姓名一栏写着“王乃风”三个字。

  出乎意料的是,对王乃风的询问异常顺利。这个人竟然毫不隐瞒——“给李华涛就5万元,一张卡。”

  这句话,犹如一剂强心针,让疲惫不堪的侦查员来了精神。按其供述,王明杰与马云龙当即驱车赶赴北京市区。当日下午,一张王乃风银行卡交易记录被调了出来:卡内存有5万元,后来分两次被取走3万元和19999元,而取款者签名正是“李华涛”!

  事不宜迟,张志超、赵振宇赶赴看守所,对李华涛再次展开突击讯问。李华涛承认了收受王乃风贿赂的事实。

  顾不上喘口气,各路人马就被召回反贪局参加案情分析会。案情在各路消息汇总之后渐渐明朗起来。大家一致认为,如果下一步拿不出重磅证据指控李华涛,那么李华涛还会心存侥幸,仍会寄希望有人能将其保释。

  会议决定,侦破李华涛案兵分两路:一路深挖李华涛及其家人的财产,另一路寻找失踪的谢京南。

  2009年7月9日上午,延庆检察院主管反贪业务的副检察长刘建斌,带着王明杰和马云龙,与延庆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一道,登上了北京飞往福州的航班。

  从机场出来,刘建斌先与福州警方取得了联系。对方告诉刘建斌,当地警方正在搜寻谢京南。

  安顿好住处,已是傍晚时分。刘建斌一行步入一家餐厅,服务员刚将晚餐端上桌,别在他腰里的手机就响了。电话是福州警方打来的——“老刘,我们在一个小区发现了谢京南。”

  “服务员,先把菜收好,我们办完事回来再吃!”刘建斌撇下这句话,匆忙拦下一辆出租车,一行4人赶赴目标地点。

  出租车在晚高峰的车流中来回穿梭。华灯初上,充满现代气息的霓虹倒影映在车窗上,又不断向后掠去。窗外,清凉的海风涤荡着这座南国都市,犹如帝国一般的摩天大楼在夜幕的装点下更加璀璨夺目。刘建斌抬手看了看表,又把目光飘向窗外,盘算着接下来的行动。

  目标地位于福州闹市一小区。下了车,王明杰和马云龙先绕着小区转了两圈,将整个小区的周围环境和进出口分布了然于胸,以防谢京南外逃。

  两小时后,一辆福州警方的车辆悄然驶入。在经过层层搜索之后,锁定了谢京南所在房间。

  办案人员突然到访,谢京南没有反抗。凭借此前李华涛的口供和相关银行书证,已敲定谢京南系行贿嫌疑人。赶赴福州实施抓捕之前,刘建斌一行已提前为其办好了立案和刑拘手续。

  等刘建斌一行回到住所,已是半夜十分。他们这才想起,晚餐还留在餐厅里一口未动。

  第二天,张志超、赵振宇在看守所内提讯谢京南。但谢京南拒不承认曾向李华涛行贿一事。

  随后的提讯中,张志超抛出种种细节和大量银行书证,迫使谢京南承认了自己向李华涛行贿9.6万元的事实。随着调查逐步深入,他最终彻底交代,其多年来共向李华涛及其母亲转账20.6万余元。

  拿下谢京南的口供,指控李华涛受贿就又多了一件有力证据。同时,王明杰和马云龙也传来捷报——李华涛在其前妻姐姐的名下,共存放着200多万的财产!月薪3000多元的李华涛,哪来的这些财产?

  一切都表明李华涛存在受贿的嫌疑。延庆检察院检察长再度决策,决定将李华涛调入戒备更加森严的看守所羁押,从而对其进一步施压。

  李华涛在延庆从政多年,第一次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囚车押着他,驶出延庆县城,又上了八达岭高速,在崇山峻岭中不断穿梭,而后扎入北京市区的车流之中,最终在一处僻静的高墙外停下。高墙之上,不断有哨兵持枪来回走动。

  待办完羁押手续,李华涛走入提讯室,张志超和赵振宇早已将纸笔摆在了桌子上。

  “这些年你都收了多少钱?都放在哪儿了?你母亲都提前做了哪些准备?巨额财产从何而来?”张志超将李华涛存在的房产、存款、受贿等问题一一点出。

  “我说,我全部都说”强大的攻势面前,李华涛的心理防线终于被彻底击溃。他将自己担任供暖所副所长至案发以来,共计受贿125万余元的事实和盘托出。

  供述完毕,李华涛自知难逃惩处,顿时痛哭流涕,拼命用戴着手铐的双拳砸自己的脑袋。

  赵振宇赶忙宽慰李华涛:“你在供暖所工作这么些年,成绩也有目共睹,你也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至此,一桩立案之初仅10万元的受贿案,经过不断深挖,竟发展为一桩涉案金额高达百万的大案。而125.1万元赃款,也被全部追回。

  在众多供煤商、供货商和锅炉维修商中,当属在张家口一家锅炉厂担任销售主任的邓强,向李华涛行贿最多。

  据李华涛供述,延庆供暖所有近30台锅炉,都产自邓强所在的锅炉厂。他认为邓强的锅炉质量好,维修技术也不错,价格便宜。在其主持工作之后,锅炉普遍老化,便让邓强的维修中心负责维修。

  就这样,2006年3月至2008年间,邓强一直负责维修延庆县市政供暖所的锅炉,年业务量近百万元。

  2006年秋,邓强在延庆约见李华涛。李华涛驾车赴约。见面后,邓强拎着一个纸盒放在李华涛的车上,又说:“这一年你没少帮我,我挣着钱了,向你表示感谢”

  几句寒暄之后,李华涛带着纸盒回了家。等他打开纸盒,才发现里面平平展展放着一捆百元现钞,整整30万元。

  又过了一年,邓强直接走进了李华涛的办公室。这一次,他将一个装有30万现金的纸盒放在了李华涛的办公桌下。

  像邓强一样,因业务关系,向李华涛行贿的供煤商、配件供应商共有6人。在他们向李华涛行贿的数额中,单笔最少的有5000元,最多的则达到30万元。

  “我绝不拿公家一分钱,这些钱都是他们挣钱了来感谢我的辛苦费。”李华涛说,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才让他对各种“感谢”来者不拒。

  2010年10月,因犯受贿罪,李华涛被延庆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9年。而涉案的6名行贿人,也相继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3年至拘役6个月、缓刑1年的刑罚。


传奇扑克中文官网
© 2013 北京格林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